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新生人民政权的巩固

发布时间:2021-05-13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

1949年10月1日下午,首都北京30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54门礼炮齐鸣28响,象征党领导人民奋斗28年的历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揭开了中国历史新的篇章。领导和组织人民革命取得胜利的中国共产党,成为在全国范围执掌政权的党,踏上了带领人民创造幸福美好生活的新征程。党的历史也揭开了新的篇章。

 

10月1日这一天,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

  

执政之初面临的考验

开国大典之前,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会议一致决议接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施政纲领,任命周恩来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部长,毛泽东为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为人民解放军总司令等。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和政务院机构负责人的,包括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海外华侨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等各方面的优秀代表人物、知名人士和专家,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团结建国的方针和人民民主政权的特色。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实现了中国高度统一和各民族空前团结。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中国人民从此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中华民族发展进步从此开启了新纪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具有世界意义的大胜利。它冲破了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局,壮大了世界和平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胜利,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思想即毛泽东思想的胜利。这个胜利,使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在中国人民中获得很高的威信,被接受为人民共和国各项事业的指导思想,在世界范围内也扩大了它的影响。

 

人民企盼已久的新中国成立了,全国各族人民革命热情高涨,中华大地呈现出万象更新的局面。同时,在党和人民面前,还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困难,面临着很多严峻考验。

军事上,人民解放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国民党还有100多万军队在西南、华南和沿海岛屿负隅顽抗。在新解放区,国民党溃逃时遗留下的大批残余力量,同恶霸势力以及惯匪相勾结,严重危及社会新秩序的建立和稳定。

 

经济上,新中国继承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生产萎缩,民生困苦。国民党统治下长期的恶性通货膨胀,造成物价飞涨、投机猖獗。党和人民政府有没有能力制止恶性通货膨胀,把经济形势稳定下来,使自己在经济上从而在政治上站住脚跟,这在当时是比向尚未解放的地区进军和剿匪更加困难的新的严峻考验。

 

国际上,妄图称霸全球的美国,在其“扶蒋反共”政策失败后,仍然不肯放弃与中国人民为敌的立场,拒绝承认新中国,并竭力阻挠其他国家承认新中国,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对新中国实行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和军事包围。党和人民能不能在同美帝国主义的较量中取得胜利,这又是一个严峻考验。

 

党自身的队伍也面临着全国执政的新考验。面对艰巨繁重的建设任务,党必须尽快学习经济建设和治理国家的全新本领。更重要的是,在执掌全国政权、从事和平建设的条件下,党要继续保持优良传统和作风,经得起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攻击。

 

总之,新中国已经成立,但新生的人民政权能不能站得住脚,中国共产党能不能管好国家,这在相当一部分群众中仍然是一个疑问,要由实践来作出回答。国际间的朋友和敌人,也在注视和等待着这个回答。

 

面对复杂形势和种种考验,党采取一系列积极稳健的政策措施,领导全国各族人民满怀信心地迎接挑战,开始了建设新中国的伟大斗争。

 

地方各级人民政权的建立

在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礼炮声中,人民解放军继续向华南、西南进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残敌。到1949年底。相继解放闽南地区和广东大部、广西、贵州、四川、和平解放云南、西康地区。在西北,新疆宣告和平解放后,人疆部队完成千里挺进边陲的壮举。1950年5月,海南岛解放。截至同年10月,经过一年作战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28万余人。

 

西藏是全国大陆最后一个待解放地区。近代以后,西方帝国主义一直觊觎西藏,在西藏培植和扶持分裂势力。新中国成立后,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少数分裂分子在帝国主义势力挑唆、策动下,企图将西藏从祖国大陆分离出去。党中央为此确定了绝不容许任何外国势力分割西藏的坚定不移的方针,同西藏上层分裂势力进行了军事和政治紧密配合的斗争。1951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同西藏地方政府签署《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十七条协议)。10月,人民解放军进驻拉萨,西藏获得和平解放,粉碎了帝国主义及西藏少数分裂分子制造“西藏独立”的图谋,实现了祖国大陆的统一。

 

在新解放区,人民解放军展开大规模剿匪作战。到1951年上半年,各地清剿的股匪已逾百万,大陆上的匪患基本平息,有力地保护了人民安居乐业,基本安定了社会秩序。

 

随着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进军,地方各级人民政权迅速建立起来。到1951年,全国共成立29个省、1个民族自治区(内蒙古)、8个省级行政公署、13个直辖市人民政府,140个省辖市人民政府及2283个县人民政府。人民民主政权成为中国历史上不曾有过的、真正得到人民拥护的、在全国范围内有效行使权力的政权,为党在全国执政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和组织基础。

新中国外交方针的制定和实施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上逐渐形成以美苏两大强国相互对峙为特征的两极格局,出现美苏之间的矛盾同帝国主义与和平民主两大阵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社会制度相互对抗交织的局面。基于这一形势,1949年上半年,毛泽东先后提出“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和“一边倒”三条基本外交方针,即:不承认国民党政府同各国建立的旧的外交关系,取消帝国主义在华特权;把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残余势力清除干净之后再考虑建交;明确宣布新中国站在社会主义和世界和平民主阵营一边。

 

根据以上方针,新中国一成立即同苏联建立外交关系,并先后同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朝鲜、捷克斯洛伐克、波兰、蒙古、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阿尔巴尼亚和越南等10个人民民主国家建立外交关系。1950年4月至1951年5月,又同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和巴基斯坦4个亚洲民族独立国家,以及瑞典、丹麦、瑞士和芬兰4个欧洲资本主义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迈出了打破美国遏制和孤立政策的重要一步。1949年12月,毛泽东出访苏联。次年2月14日,中苏两国在莫斯科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有关协定。这有利于新中国放手进行国内建设和中苏共同对付可能的帝国主义侵略,争取和维护世界和平。

 

与此同时,新中国还着手废除旧中国与外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肃清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和影响。帝国主义在旧中国拥有的海关管理权、驻军权和内河航行权,对中国主权的损害最大,是中国沦于半殖民地的象征。新中国成立之后首先收回了这三项权利。1949年10月,中国海关总署成立。1950年1月至9月,北京,天津、上海的军管会先后宣告收回或征用外国兵营。1950年7月,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发布关于统一航运管理的指示。外国在中国大陆的军事特权和经济特权全部被取消,使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主权被外国肆意践踏、外国人在中华大地上耀武扬威的百年屈辱史彻底结束。

 

没收官僚资本、稳定物价和统一全国财经

 

官僚资本是国民党反动政权的经济基础,垄断国家经济命脉,掠夺人民财富,严重阻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没收官僚资本归人民的国家所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经济纲领之一。到1950年初,全国接管官僚资本的工矿企业2800余家、金融企业2400余家。以此为主要基础,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经济迅速建立起来。它一经建立,就成为整个社会经济的领导力量和新中国发展生产、繁荣经济的主要物质基础,为以后的社会主义改造做了重要的物质准备。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时,财政经济极为困难。旧社会留下来的畸形发展的投机资本在新解放城市继续兴风作浪,加剧物价上涨。有人甚至扬言:解放军进得了上海,人民币进不了上海。面对极其困难的财政经济状况,党精心领导了稳定物价和统一财经的重大斗争。

 

为制止因投机资本操纵而加剧的市场混乱,党和人民政府采取必要的行政手段和有力的经济措施,成功组织了同投机资本作斗争的“银元之战”和“米棉之战”。1949年6月,上海市军管会查封了金融投机的大本营证券大楼。武汉、广州等城市解放后也相继查封地下钱庄,沉重打击了投机商的非法活动,确保了人民币的法定地位。针对投机资本家大量囤积粮食、棉纱、棉布、煤炭,再次掀起物价风潮,中财委部署在全国集中调运相关物资,在涨价最猛的11月25日,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统一敞开抛售,使物价迅速下跌,同时收紧银根,使投机商因资金周转失灵而纷纷破产。经此两大“战役”,不法投机资本一蹶不振,国营经济取得稳定市场的主动权。

 

要从根本上稳定物价,必须做到国家财政收支平衡和市场物资供求平衡。为此,必须实行全国财政经济工作的统一管理和统一领导。1950年3月,政务院发出《关于统一国家财政经济工作的决定》,决定统一全国财政收入、物资调度、现金管理。这个决定在全国雷厉风行地贯彻执行,很快取得明显成效。当年,国家财政收支已接近平衡。同时,随着整顿税收、推销公债等措施的实行,全国物价进一步回落并趋于平稳。

 

稳定物价和统一财经的工作,是新中国成立后在财政经济战线上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从此结束了国民党统治时期自抗战以来使人民深受其苦的恶性通货膨胀和物价飞涨的局面,为安定人民生活、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创造了有利条件。这个胜利,使国内外那些怀疑共产党能否搞好经济的人也不能不表示赞佩、叹为“奇迹”。事实证明,共产党不仅在军事上是无敌的、在政治上是坚强的,在经济上也是完全有办法的。

 

为全面部署恢复国民经济阶段的各项工作,1950年6月,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会议指出,要获得财政经济状况的根本好转,需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创造三个条件,即:土地改革的完成,现有工商业的合理调整,国家机构所需经费的大量节减。毛泽东在会上作题为《不要四面出击》的讲话,指出:我们当前的总方针,就是肃清国民党残余、特务、土匪,推翻地主阶级,解放台湾、西藏,跟帝国主义斗争到底。面对这样复杂的斗争,必须处理好同民族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和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不要四面出击,树敌太多,造成全国紧张。毛泽东批评了“认为可以提早消灭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的错误思想,强调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仍然是又团结又斗争,以团结为主,是节制资本而不是挤走资本、消灭资本。七届三中全会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党中央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全会决定的方针,为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党的工作规定了明确的行动纲领。

 

 

关闭 打印责任编辑:张永纳 王金亮